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媒体报道

孙正义吐血50亿美元接盘WeWork!用钱砸跑创始人

2019-10-30 20:15    作者:12bet

  三巨头”之一,WeWork跌落神坛的故事。《又一独角兽凉凉!钱多人傻的时代要结束了》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独角兽,它的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然后变成270亿,后来跌成100亿,现在最新估值是80亿美元,结果不得不终止上市进程。

  而直接阻碍WeWork上市的,是背后的投资方软银,因为要以目前这个估值上市,孙正义的软银要亏到六成以上!

  现在WeWork出了最新消息,它的结局令人大吃一惊,已经亏到吐血的软银成为了最后的接盘侠。10月23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办公空间共享初创企业WeWork已经与软银集团达成救助协议。根据该协议规定,软银承诺向WeWork提供50亿美元新融资,并以此换取WeWork 80%的股权。

  目前,软银对WeWork的估值为80亿美元,相较于当初470亿可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算下来,软银前前后后投了150亿美元,却买了价值60多亿美元的股份。有网友戏称,当年孙正义在阿里上挣的钱,现在全部赔在WeWork上了!

  这可真是讽刺,要知道孙正义曾经可是对WeWork抱有无限的期待,向外界宣称WeWork就是“下一个阿里巴巴”。当他第一次见到WeWork的创始人诺伊曼时,还告诉诺伊曼,“使WeWork比你的原计划大十倍。”“WeWork可能价值几千亿美元。”

  谁曾想,野心勃勃的孙正义这次非但没能遇到“马云”,反而遇到了“贾跃亭”。

  这些年来,诺伊曼不仅把孙正义投的钱都烧光了,也没能换来清晰的盈利模式,现在还是挣来的钱都补不上亏损的窟窿;而且诺伊曼此人还从公司大量牟取私利,一掷千金买私人飞机、豪宅,最奇葩的是还在把用公司钱买的房子归到自己名下之后,再卖回给公司,再狠狠地捞了一笔。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孙正义对WeWork管理层开展了一次大清洗,不仅把创始人诺伊曼本人赶出了公司、卖掉了他的私人飞机;还一并清洗了诺伊曼的“亲友团”,他的妻子、妹夫、小舅子等也陆续被扫地出门。

  不过,虽然公司没了,但钱倒是到手了。软银将向纽曼支付近17亿美元的资金,但纽曼将退出董事会。包括10亿美元的股票、1.85亿美元的咨询费,还有用来还摩根大通贷款的5亿美元的信贷资金——要知道,别的不说,仅1.85亿美元的咨询费就超过了美国任何一位CEO去年的收入。

  CEO倒是拿钱走人、潇洒离场了。但孙正义还得咬着牙接过这个烂摊子。要是真放着不管,就真的是输到血本无归了。说不定拯救一下,WeWork还能回本呢;说不定奇迹出现一下,WeWork还能成为“下一个”呢!

  作为软银的愿景基金成立后投资额最大的项目,Uber却一直在跌跌不休,估值从2018年9月时的1000亿—1200亿美元,降至IPO时的840亿美元,现在的市值已经跌倒了500亿美元。而且Uber的烧钱仍然没有结束,今年二季度净亏损再创新高,更是超过50亿美元,让投资人越发感觉到前景渺茫。

  还有被孙正义奉为技术天才、被软银资本三轮领投的AI公司达闼科技,本来计划在今年 5 月至 7 月之间提交招股书、8月挂牌,但直到现在也没能顺利上市。

  此外,Wag曾在2018年初获得软银愿景基金3亿美元融资,但截至今年9月,Wag已经经历了多次裁员和高层换血。

  有媒体做过一个统计,在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的13个月中,孙正义的愿景基金投资企业达38家,投资金额逾320亿美元。在其全部交易中,仅有5个被投公司估值呈现明显增长,其它企业现在还看不到收益。

  这些企业都有一些共性,每一个都是巨大的估值,每一个都是概念炫酷的“独角兽”,但每一个都需要大笔烧钱,但能否赚钱却仍然是未知之数。

  再加上退出渠道的设定,软银的愿景基金就更像“接盘侠”了。因为公司可以通过直接向软银出售股份完成退出,而不是遵循更加传统的IPO来筹资。

  即使是有那么几个公司上市了,精明的二级市场投资者也是绝不买单,纷纷让“毒角兽”们现了原形。Uber、Slack等的股价都呈断崖式下跌。

  除此之外,孙正义还不断地卖掉的股票,去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2016年6月,软银在投资16年后首次减持阿里巴巴股票,套现100亿美元;2019年6月4日,又出售阿里巴巴集团73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获得约1.2万亿日元。

  一连串让人看不懂的操作,让投资人非常不满。尤其是提供给孙正义三分之二的资金的大股东沙特主权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基金,就抱怨过孙正义的投资价格太高、软银集团通过软银愿景伤害股东的利益、愿景基金管理风格不适当。

  专业人士同样在唱衰孙正义。德意志证券分析师彼得·米利肯(Peter Milliken)认为:“虽然软银拥有光鲜的投资履历,但它之前的私募股权投资项目软银资本(SoftBank Capital)已经基本停摆,愿景基金目前的投资也没有惊艳之处。”

  外界的质疑对象除了软银的投资能力之外,还包括了孙正义本人行事风格。他被指责独断专行、决策权过大,因为他可以否决愿景基金任何高层的投资决策,而且内部决策的过程也十分混乱,许多投资方案往往在最后一刻做重大调整。

  在大金主和舆论的压力之下,曾经自信满满的孙正义也不得不低了头,他在日前在接受一家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对自己的投资成绩和记录感到“羞愧和紧张”。

  遥想当年,马云和孙正义谈了6分钟,就得到了2000万美元,算下来每分钟价值300多万。而在2017年,孙正义和沙特王子谈了45分钟,就拿到了450亿美元的投资,每分钟达到了十亿美元。

  带着大笔的资金,孙正义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他成立了全球规模最大的科技基金——愿景基金,该基金是,规模为930亿美元,相当于 4 个银湖资本和 15 个红杉资本,力图改变整个科技领域。

  也许是因为非常自信,孙正义基金回报机制设定上采取了非常激进的形式。除软银以外,投资者向愿景基金承诺的资金中约有40%采用优先股形式,无论在金融市场上表现如何,均能获取7%的年化收益,可谓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同时,软银自身但这样一来软银就承担了极大的风险,不仅每年需要向债权人偿还约30亿美元利息,而且还要承担极大的风险,因为他们自身所投入的280亿美元全部是非优先股,亏损都得他们担着。

  深陷泥潭的孙正义也正在努力自救,从此前的激进变得稳妥,现在他正计划发行愿景基金2,表示将重点放在利润和IPO道路更为清晰的公司且未来投资的步伐将更加缓慢。

  可投资人却已经失去了热情。孙正义的两大金主,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只打算把投资利润再投资到软银第二只愿景基金,而对阿布扎比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也考虑把对软银第二只愿景基金的注资承诺降至100亿美元以下。

  猴急的孙正义已经想到了借钱给员工,让他们去投资愿景基金,而且还被视作员工忠诚度的证明,一些高管人员甚至被鼓励借入工资的十倍以上。孙正义本人也亲自上马,将其在软银38%的股票作为全球19个金融集团个人贷款抵押品,这些金融集团包括瑞穗、瑞士信贷,朱利叶斯·贝尔和瑞士的萨弗拉·萨拉辛。

  但其实说到最根本的原因,这并不是孙正义的问题,也不是这些公司的问题。而是时代趋势使然。

  全球流动性已经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流动性开始紧缩。而纵观历史,估值泡沫往往很容易在拐点时刻破灭,独角兽们的警钟已经敲响。

  目前,美股科技巨头的估值泡沫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6家明星科技股在标普500中的市值占比已达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的巅峰水平。

  当年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孙正义的个人身家缩水了99%,孙正义的身价从比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还多的几百亿变成了几亿。但由于阿里巴巴,让他重新翻牌再度封神。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区块链最强龙头迅雷暴跌16% 官媒连续发声 两涨停公司:真没区块链业务

  又见白马股批量跌停 三季报关口数据太敏感 都是业绩惹的祸?还是机构捣的鬼

  又见白马股批量跌停 三季报关口数据太敏感 都是业绩惹的祸?还是机构捣的鬼

  用你们的脑子想想看,流通股有11亿股之多,仅仅只是一个地方性农村商业银行,既然市

  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互联网迎来更加强劲的发展动能和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相关阅读:12bet